弘扬孝道——台湾道教信徒林青藤宣道活动采访记

 

 
盛情邀请
去年4月,我参加武当山的一次海峡两岸文化交流活动。其间的一次午餐,我与台湾的林青藤先生刚好同桌。这次偶然相遇,虽然更多的是问候寒暄,但从谈话间,我了解到这位来自云林县大埤乡的农夫在甲午(2014)年曾经做了一件让台湾民间社会颇为关注的大事,就是自驾车巡游台湾全岛253天,以特有的信仰文化方式弘扬孝道。
我不知道这样一个农家子弟为何要巡游全岛?为何如此热心于宣传孝道?到底是什么事件、什么因缘触动了他的心灵?怀着一种好奇心,我力图通过闲聊寻根究底。然而,青藤并没有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促使他们夫妇俩巡游全岛、弘扬孝道的原因,而是展开一幅一尺多高的照片让我看。原来,那是我的老朋友——前十堰市政协副主席杨立志先生正在看一块结晶石的照片。从表情看,显然他已经被眼前巨大的结晶石吸引住了。正当我聚精会神地看照片的时候,青藤突然发问:“院长,你看出其中有什么道道吗?”我摇摇头。这时候,青藤开始向我解释:“院长,杨主席看的那块结晶石是天然圣物啊!它是10多年前从我家田地里挖出来的。甲午年,我带着妻子巡游台岛,就是出于这圣物的启示啊!”青藤的这一番解释,让我越听越糊涂。正当我犯愁的时候,青藤说:“院长,听我这样说,您也许觉得很奇怪。确实,这块结晶石隐藏着许多奥秘。我作为一介农夫,说千道万,怎样说都不如院长您亲自来看一看。今天,我诚挚地邀请院长您在方便的时候来访。到时候,您亲眼看看那圣物,也许就明白了。”他的诚挚着实令我感动。我答应他,一定找机会到台湾云林县大埤乡访问。
特殊的欢迎仪式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由于诸事繁忙,到台湾的计划一直未能付诸实施。大半年中,青藤夫妇不时打电话询问。从言语间可以感觉到,他是多么地希望我能够尽快到他那看看那个被他称作“圣物”的结晶石,而我在内心深处对此也一直不能忘怀。2016年元月19日早上,我携夫人由厦门高崎机场直飞台中市,青藤夫妇驾车前来迎接。这是我第一次接受台湾朋友的私人邀请而进行的私人访问,一切都显得轻松自在。
不过,我依然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就是通过走访,了解青藤夫妇甲午年“巡游台岛,弘扬孝道”的原因和过程。刚到目的地,我就急迫地问:“青藤,何时去看‘圣物’?”青藤笑着说:“院长,您不用着急,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这几天,我会领着你看个仔细,同时也让您接触一些朋友,您可以从中感受到小弟弘扬孝道的一些情况。”
当天傍晚,青藤接到他的一处私人小农场。远远看去,小农场的形状就像一只大龟匍匐在地而导引行气,中间有一座铁皮屋,这就是青藤夫妇的住处和修行道场。下车之后,我发现通往铁皮屋的泥土路两旁撒了密密麻麻的小石子,路的正中铺着红地毯。看到这样的布置,我心头为之一震。青藤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很认真地说:“院长,您是贵宾,必须铺红迎接。您的大名带‘石’字,所以门口的路应该放上小石子!”显然,这位云林县的农夫是以他特有的、最为隆重的形式来欢迎来宾。尽管屋子里的摆设相当简陋,但他夫妇俩的真诚却让人感到特别热情。
青藤告诉我,入岛的第一次正餐要在家里举行,这是遵循玄天上帝的“诚敬法则”。海峡两岸一家亲,所以应该先在家里用餐,体会一下家庭的温暖。
一边吃饭,一边闲聊。在吃了几道菜之后,我情不自禁地又问起那启迪青藤夫妇“巡游台岛、弘扬孝道”的圣物——结晶石的情况。青藤微笑着说:“院长,明天早上,小弟会把圣物从一个隐秘的地方请到这里。到时再向您仔细介绍圣物发现的经过和我的一些灵感。”
看起来,那圣物对于青藤来说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圣物到底蕴藏着什么秘密?到底具有什么特别的能量?要了解它,还得进行一番心斋准备,所以青藤并不急于让圣物显现,而是把送到宾馆休息。他说:“在宾馆里静心休息,明早内心亮堂,感觉会不一样的。”
亲眼目睹“玄武都天印”
第二天早上,青藤夫妇驾车准时来到酒店,带去那个小农场。车到了小农场铁皮屋门口时,我注意到的门牌号码是72巷36号,这个编号与道教的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之数相一致。也许这是巧合,却也引人遐想。我不禁问道:“这个门牌号码这么巧?”青藤听我这么一问,话闸打开了:“不仅门牌号码巧,连路途里程也巧得很啊!您看,小屋道场前面是78号快速公路,里程碑标明的是33公里喔。”我问他这有什么玄机?他反问我快速路的番号和里程碑是不是可以通过个人申请而标上?我笑笑表示不可能。他说既然不能由个人申请获得,玄机就在其中。他说这是“七星八卦应三三”。其中的“七星”就是北斗七星,而“八卦”就是《周易》的八个经卦。原来,道教武当山的玄天上帝信仰有七星黑色旗,拜谒玄天上帝时要走九宫八卦步,也就是禹步。至于“三三”,青藤解释说:“玄天上帝是三月初三降临人间,这个小道场恰好应了这个机缘天数。”听他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青藤会千里迢迢到湖北武当山,原来他内心深处怀着一种对玄天上帝的无比崇敬。信仰的力量促使他选择了一种特有的生活方式,也决定了他对眼前事物产生了独特的理解。
正当我遐思的时候,铁皮屋的大门打开了。一切显得既熟悉,又陌生。说熟悉,是因为昨天傍晚刚刚在这里享用了别开生面的家庭宴席;说陌生,是因为厅堂发生了变化。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个被青藤称作“圣物”的结晶石。这块灵石重达200多斤,要两个壮汉协调用力才能搬得动。从侧面看,灵石呈上下两层:上面一层是结晶体,如乌龟之背壳,头部稍尖,上有黑眼,闪闪发亮;下面一层是玄武岩,犹如乌龟的脚正在伸爬。从另一侧看,下层玄武岩呈现出鳞状,犹如一条黑蛇交错于龟身,其形体由大渐小,如蛇身蛇尾屈曲盘旋。翻开看底部,其形状犹如一个母亲正在乳哺婴儿。青藤告诉我,龟蛇交错,就是玄武的形状。这不是人工雕塑,而是天然形成,其世代起码可以追溯到白垩纪。因此,这是大自然造化而成的龟蛇玄武像,可以看作玄武的自然印章,青藤称之为“玄武都天印”。至于腹部所呈现的哺乳形状,则象征着母爱,也就是大爱。有大爱,就有大孝。青藤说:他曾经在梦中得到玄天上帝的启迪,修行者应该先修人道,再修仙道。人道的根本就是一个“孝”字,所以他才决定带着这块巨大的结晶石——“玄武都天印”巡游台岛,弘扬孝道。
经青藤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他自驾车巡游台岛253天的深层原因了。他把那个天然结晶石看作龟蛇合形的玄天上帝的化身和令印,并从其形状看到了蕴藏着的母爱、大孝意涵,这当然是一种纯朴的象形文化解读。不过,如果稽考一下《道藏》中的玄天上帝信仰的文献史料就可以看出,主孝是玄帝信仰的重要内容和主要特征。《北极真武普慈度世法忏》云:“不得不忠不孝,不信不仁。”《北极真武佑圣真君礼文》云:“忠孝信仁如有失,无边罪业实难逃。”这些都强调了孝亲的重要性,体现了修道与孝亲的统一。而《玄天上帝说报父母恩重经》更突出了玄帝作为主孝之神的特征,称玄帝为“大圣大慈大仁大孝八十二化报恩教主”。
当我把青藤称作“玄武都天印”的那块天然结晶石与《道藏》有关玄天上帝的史料关联起来思考的时候,愈发感到青藤“巡游台岛,弘扬孝道”的非同寻常。于是,我更加希望能够了解巡游过程中的一些细节,发现其中的奥妙。
 
两个时间点的象征意味
看了天然结晶石——“玄武都天印”之后,第二天的行程是到南投县参观台湾易经大学。这个安排与我此次来台的初衷似乎没有直接联系,但我想,青藤这样安排应该有他的考虑。
在前往台湾易经大学的路上,我问他:“青藤,你俩巡游台湾全岛是从哪一天开始、哪一天圆满结束的?”青藤马上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诉我,他们甲午年正月初八出发,当年九月二十四圆满结束。我问他选择这样的日子有什么特别用意没有?青藤点点头说当然有。他以在北京举行奥运会选择在阳历2008年8月8日开幕为例表明凡事都要图个吉利,弘扬孝道也不例外,所以出行时间就选择阴历正月初八。在常人心目中,“八”暗合了“发”的意思,而青藤选择“八”这个日子作为弘扬孝道的启动日,是遵循《易经》八卦的太和精神。由《易经》八卦再到武当山,也一样可以发现“太和”的文化意蕴。因为武当山大岳就称作“太和山”,这与《易经》的“保合太和”精神是一脉相承的。运载“玄武都天印”出行弘扬孝道,以初八为起点,这正意味着对武当山太和文化传统的延续。至于为什么在阴历九月二十四日圆满结束,主要是因为中华民族的孝道文化最为流行的是“二十四孝”。而“九”是大数,《易经》以“九”为老阳之数,玄天上帝升天纪念日是“九月初九”。青藤选择这个日子来圆满结束行程,一方面是以《易经》“老阳之数”象征弘扬孝道应该尽最大努力,另一方面则意味着这次行程就是以玄天上帝孝敬父母作为效法的榜样。
听了青藤对“弘扬孝道”出行日与圆满结束日的解释,我突然发现,他对《易经》的象数与义理不仅有自己的特别领悟,而且将之很好地应用到实际生活中。这样看来,到台湾易经大学参访的行程似乎不只是为了观光,而是具有特别的意义。
253天的“孝道”意涵
青藤并没有将车直接开往台湾易经大学,而是先到南投县南投市南岗二路的“协益斋”接一个人同行。青藤告诉我,“协益斋”是一个叫张协益的同道的个人修行处所,他们是在“巡游台岛,弘扬孝道”行程刚开始时相识的。由于张协益年纪比青藤小些,青藤一直称其为小老弟。据青藤介绍,253天中的行程中有许多安排与张协益有关联,而且他对《易经》的精神主旨也有自己的独到思考,请他同行,边走边聊,会更有趣些。
果然,张协益确是一个“有趣”的人。他说话幽默,而且记忆力惊人,很多陈年老账的事,他都可以滔滔不绝地和盘托出。有他同行,我就多了一个咨询的对象,也多了一个可以“天南海北”讨论问题的机会。
一路上,我最关心的当然是青藤“巡游台岛,弘扬孝道”的那些富有象征意义的数字。我问青藤:全部行程253天有何特殊的意味?青藤立刻用了《易经》象数学中的“加法”来解释:二加五是多少?七岁童子都知道是七。但是,这不是简单的一个数字,而是有启迪意涵的。我进一步问他,启迪意涵在哪里?他说:“七”代表北斗七星。在中华传统文化里,“北斗七星”就是路途方向的象征。船在大海中航行要明确方向,汽车在道路上跑也要明确方向,人生旅途更要有明确的方向。这个方向标是什么?玄天上帝以北斗七星暗示以“孝道”为根本。孝道的精神是什么?就是“大爱”,要爱自己的父母,爱亲人,也爱一切善良的人,爱我中华民族。253天的“二”表示的就是一个“爱”字。至于“三”,就是老子《道德经》所说的“三生万物”,有了孝心孝行,就能够胸怀广阔,厚德载物,于是大爱充满天地人三界,万物为之化生。
我没想到一个仅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农夫竟然对数字有如此敏锐的感觉。他的解说虽然不一定能够被很多人认同,但对我来讲,却是别开生面、意味无穷。所以,我在他解释了253天这个时间数字的“孝道”意涵之后,又问起这个数字与《易经》的关系。青藤说,这个问题张协益小老弟最熟悉,也最有研究,请他来说。张协益两眼眯成一条线,嘴角上扬,欲言又止。我问他为什么不快点说?他回答,等到了台湾易经大学,看看那里的环境再讲会更有趣。
过南天门说“孝道”
21日中午11点整,准时到了“台湾易经大学”。该大学坐落于南投县南投市文化路,整座校园建成一座八卦城的样子,占地面积千余亩,北有猫罗溪流注,南有一座大案山,远处则有大大小小的朝山,左右两山形成了传统地形文化的青龙、白虎护卫格局,风景秀丽,气势磅礴。
下车之后,由张协益引领参观。他指着眼前一个由石柱构成的大门说:“这就是八卦城的南天门。您知道《西游记》中的孙大圣每次碰到问题上天请神都要过南天门。今天就带院长走走南天门,看看什么感觉。”
我一边听着张协益的介绍,一边思考着。其实,眼下我所关心的并不是南天门的由来和建造特色,也不是孙悟空如何过南天门,而是想搞清楚林青藤“弘扬孝道”253天这个数字背后到底有什么《易经》的底蕴?
张协益在解答到我所关注的话题时,巧妙地将话题与南天门结合起来。他说:“青藤大哥与大嫂自驾车弘扬孝道253天,要探讨其中的《易经》奥妙,还得从南天门说起。”张协益侃侃而谈:在《易经》的文化系统里,有“河图”之学,那是天地55之数在东西南北中五方排列的基本模型。这个模型的数字显示:一、六在北方,二、七在南方,三、八在东方,四、九在西方,五、十在中央。初看起来,“253”似乎与《易经》的“河图”没有直接关系,但若进行一定的加减,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奥妙。首先,“二”是排列在南方的,而把“二”与“五”相加就是“七”。在河图的数字排列里,“七”也在南方,所以今天走南天门。“三”在河图中表示东方,“三生万物”,由春而夏,与方位相配,就是由东到南,所以还得走南天门。
张协益指着南天门门口的“天心池”继续说:南天门是神圣之门,更是修心之门。因为在五方、五行与人体五脏的配合系统里,心与火相配,其位在南方。换一句话说,南方在中医脏象学上代表心脏,而河图中的数字“二”与“七”也代表心脏。凡人由于受到很多引诱,常常是内心躁动不安,常常讲“心猿意马”就是形容这种情形。“天心池”里面是水,以水制约心火的躁动,人才能安定,“天心池”旁边安置了“定心石”就是这个意思。
张协益把头一侧,看了看林青藤,将话题转到了“洗心”“定心”与“孝道”的关系上。他说:依我的理解,青藤兄长弘扬孝道253天,首先就是要洗心,胸怀孝道,这是最好的洗心办法。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孝”字下面是“子”,行孝道就是回归婴儿赤子状态,人要是有孝心、孝行,就能够激发大爱,能够宽容,什么妒忌、愤恨、自私等情绪都能够去除,对于个人来讲,这就是最好的“排毒养颜”之法,有益健康。再说,孝字下面的“子”作为十二地支的第一支,与十二生肖的鼠对应,我是属鼠的,所以特别喜欢“孝”这个字的构型,也特别喜欢“天心池”。因为“天心池”是圣水的符号,水在北方,它的神明法象就是玄武,也就是玄天上帝。青藤大哥从田地挖出的那块结晶石恰好就是天然的龟蛇玄武像,从这块结晶石上可以领悟到的就是以“圣水”来消除那些扰乱心灵的邪火。这一池“圣水”代表的就是孝心,由孝心发出来就是孝行啊。先圣讲“洗心于《易》”,按我的理解,就是以孝道来洗涤被污染的心灵。中华民族向来奉行的“孝道”其实也可以看作洗心之道、健康之道、安国之道啊!
武当宫的回忆
张协益滔滔不绝地讲述,让我对林青藤巡游台岛253天弘扬孝道的行动有了进一步理解,从而也更加激发了我追溯青藤甲午历程的浓厚兴趣。
参观了台湾易经大学之后,接下来的行程是走访大凡寺、天懿堂、武当宫、灵云寺哲学庙等。其中,武当宫与哲学庙引起了我的特别兴趣。
据我所知,湖北武当山在历史上曾经宫观林立,而今依然有不少道教宫观香火旺盛,但却没有专门以“武当”为名的宫观。在台湾的南投县则有兴和武当宫。既然宫名为“武当”,想必与湖北省武当山的道教信仰会有关联。
我猜青藤甲午年巡游全台湾岛时,武当宫应该是其中重要的一个站点。青藤告诉我,武当宫不仅是其中的一个站点,而且是253天行程的一个关节点。他是在第151天的时候到达武当宫的。其中的“15”犹如一个月的中点,象征“中道”,而尾数“1”代表北方玄武,因为《易经》的“洛书”数阵,“1”就在北方,这与玄天上帝居处北方水位的象数布局相吻合。
初看起来,这似乎是偶然巧合,但却寄托着林青藤对武当山的向往,表达了一种信仰文化的归宿。在林青藤心目中,那块结晶石就是玄天上帝的化身与令印,而凝聚了孝道精神的玄天上帝信仰乃传自湖北省武当山,在台湾巡游,于时间关节点到了南投县的武当宫就好像到了湖北省的武当山。这是寻找“孝道”根源的行动,也是林青藤敬仰武当、热爱中华大好河山和中华文化的一种象征表达!
到了南投县兴和武当宫,我发现林青藤的眼睛湿润了。仿佛中,他又回到了甲午年巡游台岛的时刻,以往的历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就在武当宫里,林青藤讲述了甲午年巡游全岛的一些逸闻趣事。他告诉我,那一年巡游时,夫妇俩身无分文,但因为运载“玄武都天印”出门是弘扬孝道的举动,得到了广大“道亲”(这是林青藤最喜欢用的一个词)的响应,很多个人和单位捐钱支持这个巡游行动。对于道亲的捐款,林青藤除了用作吃饭、加油等路途费用之外,剩下的又全部捐出去资助孤寡老人。一路上,很多宫庙加入了弘扬孝道的行列,有的组织恳谈会,有的举办歌咏会,有的召开茶话会。一时间,所到之处,即形成了孝道的巨大磁场。
沿途民众的热烈响应与支持,使得林青藤情绪高涨。他好像服了什么“灵丹妙药”一样,灵感的火花被点燃了。在许多特定的环境里,他会不由自主地念诵以“善道孝行”教化为主题的诗词,林青藤称此是“春蚕吐丝”。他所谓“丝”是“诗”的谐音,意思是说在受到鼓舞之后,情绪高昂,就像春天的蚕长大了吐丝的情状,他脑海中涌现出的种种画面,形成了各种句子,于是就“吐丝”了。这一类的“丝”,有的是道亲随时记录,有的是青藤自己记录。他掏出一个本子给我看,里面记录的诗词就有30多首。这些青藤吐出来的“丝”,有的是激励自己克服困难去完成弘扬孝道的行程,有的是与人共勉,而更多的则是针对来访者的情况,讲述孝道修行的价值和方法。例如,其中的《插秧》云:
手扶青秧种福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存善念方为道,后退原来是向前。
他所谓“后退原来是向前”具有什么深刻意味?它与孝道又有什么关系?由于时间关系,林青藤来不及在武当宫作更多地解释。他说:“这是哲学问题,留待最后一天,到了哲学庙再来探讨。”
一位农夫要从哲学角度来解读自己一路随口而出的诗歌内涵,并且安排在哲学庙进行,让我这个哲学博士感到惊奇、好奇。他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哲学庙到底又是一座什么样的宫庙呢?从那里是不是可以发现更多的关于孝道的深层内涵呢?我在心里嘀咕着,期盼能够尽快揭开谜底。
 
 
哲学庙中讨论“孝”道
这次行程的最后一天,即2016年元月25日下午,青藤安排访问哲学庙。这是以北极玄天上帝为主神的道教宫观。该庙的“北极玄天上帝评定见证会”会长沈志刚先生介绍说,之所以称作哲学庙,就是要破除世人低俗的迷信观念,从哲学理念上进行信仰文化的提升乃至重建,引导信仰者修身养性,升华精神境界。原来还有这样的民间道教宫庙,真让我长见识了。
交谈中,我了解到,林青藤就出生在斗南镇,而他甲午年巡游台岛就是从斗南镇哲学庙出发的。本次来台访问,我虽然不可能把甲午年林青藤巡游台岛的所有路线重走一遍,但他让我亲眼目睹和体验了巡游的终点和出发点。这是不是意味着一种周而复始呢?我突然想起了老子《道德经》“反者道之动”的哲学名言,明白了林青藤《插秧》诗所谓“后退原来是向前”是符合老子《道德经》的精神意旨的!
林青藤说:中华民族素有“敬天法祖”的传统,弘扬孝道意味着不能数典忘祖。饮水思源,想一想自己的来历,追忆祖先,再从祖先思考生命的起源,明白自己的出处和应有责任,这就是孝道,也就是“孝”的哲学。
从“孝”的哲学申发开去,林青藤又回到了那块让他无限敬仰的圣物——“玄武都天印”的话题上。林青藤告诉我,他曾经与张协益等人一起探讨“玄武都天印”由来的“哲学问题”。张协益认为,这块“玄武都天印”是天地灵气凝聚而成。这一代地形山势的灵气,发源于玉山,阴阳感通,而有一清一浊两条河流,清浊相分,卦气激荡,经过长时间演变,造就了这样的灵石。它的形体腹部像母亲哺育婴儿,表征“孝道”本来就是一种自然造化,体现了一种自然哲学。
云林县斗南镇的哲学庙是率先支持林青藤的甲午年弘扬孝道巡游行动的。这次行程最后一站安排来斗南镇哲学庙,一方面是为了和这里的道亲一起过尾牙节,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感恩,感谢哲学庙的道亲在甲午年以简朴而庄重的礼仪迎接了“玄武都天印”的莅临。
听着林青藤的阐发,再想一想哲学庙道亲的许多发言,我更加感受到林青藤多年相守的那块历史悠久的结晶石——“玄武都天印”在台湾玄天上帝信仰文化圈里的特殊地位。当天晚上,我在宾馆写了一首七言诗予以赞颂:
玉山发脉启阴阳,一浊一清流水长。
婉转曲折成四象,来回往复入八堂。
伏羲乾运雷声震,文王坤通风气扬。
龟蛇合体聚精气,玄武都天印孝罡。
我不知道这首诗是否妥帖地表达了“玄武都天印”的由来与特质,但它的确是我此次参访台岛一周的切身感受的最重要表达。我希望它能够成为海峡两岸孝道文化与民间道教哲学交流的一个引子……
 
(作者詹石窗单位为四川大学老子研究院)